泊恩心理咨询 心理疾病 遭猥亵女孩为什么会坠?谁才是真正的背后推手?

遭猥亵女孩为什么会坠?谁才是真正的背后推手?

这一事件中,学校、检察机关和整个社会都大大低估了女孩遭受老师性骚扰后多方求助失败所造成的心理创伤,数不胜数的“二次伤害”间接成为女孩轻生的推手。

一个19岁的女孩,因为两年前被班主任性骚扰而患上了抑郁症,在6月20日的新闻报道中,她跳楼自杀,这两天在网上引起了广泛关注。

这位女孩留下的控诉书里,她哭诉着自己两年前被高中班主任性骚扰的经历。在父亲报案后,当地检察机关认为“情节显着轻微,不构成犯罪”,先后作出不起诉决定。6月20日,这名花季少女从一家百货商店的8楼纵身跳下,结束了她年轻的生命。

这两天公众舆论都在对女孩不务正业当日楼下看客的冷漠进行抨击,也有不少声音就遇到这种侵害该如何自我保护展开讨论。然而,公众更应引起警惕和反省的是,在这一事件中,学校、检察机关和社会都极大地低估了这个花季少女在遭受老师性骚扰后多次求助失败所造成的心理创伤,并由此间接导致了无数“二次伤害”。

压死女孩的第一根稻草学校的心理辅导老师“如果把害女孩的这群人比作一群土狼,这个学校的心理辅导老师,第一个冲到受伤女孩面前,撕咬她的第一块血肉,是压死女孩的第一根稻草。

在微博上,一位网友的声音得到了不少赞同。在咨询伦理中,最重要的原则是要保护来访者的隐私。然而这位心理辅导老师却在那无助的女孩哭着向她求助之后,回头把事情告诉了学校的校长。而校长的出现,则是女孩后来遭受一系列校园公权掩盖的打击的开始,也是无数次二次伤害的开始。

女孩在自述信中透露,校长未经她的同意,直接把刚对她实施了侵害的班主任叫到心理辅导室,向她道歉,请求原谅,并不断地劝告女孩不要把事情告诉她父亲,并劝告她回班里去保护自己的饭碗、脸和家人。

所有这些无疑都让刚在生理上遭受性侵害的女孩,在心理上遭受了更可怕的二次伤害。女孩的自书控诉2检方在请求心理教师和学校管理人员帮助而遭到拒绝后,女孩的父亲向法庭提出了控诉。在长达6页的自书控诉中,女孩详细叙述了自己两次被班主任吴某性骚扰的经过,虽然字字含泪,但当地检察机关认定吴某“情节明显轻微,不构成犯罪”。

当地检察机关不起诉有两个核心原因:1.根据在案证据只能认定吴某对女孩实施了“亲吻前额、脸部和嘴唇”的行为,这一行为构成了“明显轻微的情节”;2.无法认定女孩患抑郁症与吴某的行为之间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检察院认为

情节明显轻微,不构成犯罪,不予起诉。《新京报》采访了一位律师,《刑诉法》第144条规定:“在需要解决案件中某些专业性问题时,应当指派具有专业知识的人进行鉴定”,但本案中没有进行任何法医鉴定。并且尽管抑郁症的发病机制比较复杂,可能存在许多触发因素,但是这些触发因素仍然可以与生活经验等因素相结合,加以排除或筛选。女孩在患上抑郁症后,多次企图自杀。

更重要的是,在女孩被诊断为 PTSD后不久,医院又诊断出她患有 PTSD。“br”顾名思义, PTSD一定是以创伤为诱发机制的。[br]因此,对于地方检察机关“无法确定女孩抑郁与吴某行为之间有直接因果关系”这一结论,似乎还有进一步调查和论证的余地。

因此,我们希望地方检察机关在澄清有关责任方面更加谨慎和周全,以避免可能出现的纵容犯罪行为。《三个旁观者》“女儿最大的心结,就是当事人处理得太轻,校方不认错,觉得我们太小题大做了。“br>”李父接受媒体采访时道出了自己女儿生前,心中一直无法逾越的门槛。

事件发生后,女孩被诊断出抑郁,在回学校接受治疗后,她不但没有得到同学的帮助,反而被孤立,受到歧视。在一封控诉信中,她痛心地说:“在同学眼里,我变成了一个怪人,处处受人嫌弃。而侵犯我班主任的 br>却变成了可怜的人。有同学甚至责怪她多事,连累班主任都要受到处分。

学校的老师对她说:多大的事,又没有造成不好的结果,小题大作!姑娘在诉状中撕心裂肺地质问:“不能把我弄伤才叫严重吗?”就在姑娘多次求之不得时,旁观者眼中的歧视,口中的流言蜚语,无疑加速了她内心的自我崩溃。那么,那些为其轻生而欢呼雀跃的人,并非只在6·20这一天才站在窗台下,而是两年前就已经站在了她的身旁。

事发当天,写在最后的悲剧已经发生了,逝去的这条活不了的生命是无法挽回的,但是整个社会应该齐心协力,还死者一个公道,让施暴者受到严厉惩罚,也警告后来者,还本应该纯洁的校园一片净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泊恩心理咨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xinlizixuns.net/246.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755-82207110 工作时间:8:00-23:00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